蛛网头

图和文不授权惹,让大哥哥静静埋在老福特🌝

被顾客投诉泡面半天送不到的叶姓网管

是这样的,正如大家所知,我是个老魏的粉丝。

可是,

我也是个四川人。


所以,直到今天,我还经常打错老魏的名字。


魏撑。

嘉世拿到联赛第一场胜利后,陶轩请战队所有员工喝酒。


叶修发现了自己喝不了酒。

但朦胧间非常想爬回家跟苏沐秋也喝一顿。


陶轩摇了摇他:“还好吗?”

“还好。”他说。


顿时遗憾又无语。

仔细算一下,玩游戏也有半年多了。


我也终于从一个菜鸟,变成一个菜喷子了。

魏老大生快!

《心之所动,就随梦去吧》

《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,也沉溺于其中梦话》

我莫得感情

莫凡奔兴欣前的内心活动/胡说八道短小预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莫凡把刀揣进裤兜的时候,犹豫了。


他即将要坐上飞机,跨越大半个中国。


去杀人。


犹豫不是因为良心作祟,而是坐飞机要安检,揣着一把刀,必然是过不了安检的。




他思考片刻,还是把刀放回桌面,只带上毁人不倦的账号卡,身份证,以及手机。




杀人不一定用刀。


他一边开房间门,一边在脑子里演练着怎么徒手把君莫笑搞死。




这样那样。


那样这样。


总之搞死。




搞死之后,他得去网吧,把还没交易的装备卖掉。


然后给家里人打电话,告诉他们银行卡密码。


再然后,自首。


......或者干脆畏罪,跳西湖吧。


据说西湖很美。


但不知道西湖的水,冷不冷。




“天都黑了,去哪?”


妈一边嗑着瓜子,一边看电视。电视里在放综艺,一群假体男男女女在嘻嘻哈哈,演技拙劣。


莫凡不小心瞟了眼女明星的乳沟,有点小晕,“网吧。”


“就知道打游戏。”爸从厕所出来,提着裤子。




裤子上沾了点神奇的水渍。




“嗯。”莫凡点头。


他就是只会打游戏。




“你电脑呢?怎么去网吧?”爸又问。


“......”莫凡想了想,说了句废话:“有事。”


“回来带包盐。”妈说。


“......”莫凡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盐,是带不了了。


他这一去,要么进监狱,要么进西湖。


不然索性,就此诀别?


要怎么诀别?


需要跪下吗?


磕头,三谢父母恩?


莫凡盯着眼前满是瓜子壳的地,膝盖颤了颤。




算了。


不玩这些虚的。




“再说。”他回答。


爸盯着他:“不要老是打游戏!那狗屁东西害人的!新闻上说,有小孩玩到走火入魔去跳楼的,还有那种分不清游戏和现实,拿着刀去杀人的知道吗!”


莫凡迟疑了一下,点头:“知道。”




太知道了。




下辈子,不打游戏了。


这辈子,就这样吧。




爸一愣,儿子少有的听话让他有点不知所措,憋了半天总算找到要说的话,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找工作?”


“我有工作。”莫凡说。


“你什么工作?”


“代练。”


“那是屁工作!稳定吗!”


“......”


“什么时候去找个稳定的工作?”


莫凡看了下时间,快赶不上飞机了。


“明天。”他敷衍道。




出门,下楼,打了个出租车。


车上没有放歌,而是在播k市本地的电台,主持人一口土话,讲着不知哪年的老梗。


“k市,一座叫春的城市。”


主持人说。


司机笑成狗。他的笑点和这个梗一样老。


莫凡一脸黑线。


“克哪里?”司机问。


“机场。”莫凡答,摇下车窗,最后一次感受家乡的风。




风中有莫名的花香,也不知道,是不是心理作用。


出租车像是故意的一样,开得很慢,莫凡看着窗外的建筑,回想着在这里的点点滴滴。




街角那个小卖部,会卖烟给未成年人。一根一根地卖。莫凡15岁的时候买过一根,欣赏不来,抽了一口,放弃。




前边的学校,是他的高中。他曾经的体育老师经常带着学生,在微机室关了窗帘开黑打游戏,屡教不改,最终被开除。临走前,该毁人不倦的体育老师把自己的账号卡给了莫凡,当作临别礼物。




学校旁边的黑网吧,莫凡没去过。他不喜欢和一群陌生人一起打游戏。早知道,去一次。




网吧旁的小巷,莫凡高一时曾在那里打过架。


他不说话,但他超凶。


那场架打完后,他收获了一次留校察看。


以及一个好不了的疤。




“这个,李指导,你对百花现阶段的阵容有什么看法呢?你认为,张佳乐会不会有复出意向呢?”


司机换了个电台,音响开始传出关于荣耀的声音。


莫凡原本是只埋头打游戏,不关心职业圈的,然而这段时间被君莫笑等人搞得太惨,也不自觉地留意起来。


“百花啊,闹心。”司机开始说话。


莫凡看向后视镜。


司机:“哎我那天拉活,拉到过张佳乐。”


莫凡冷漠。


司机兴奋,甚至回头:“张佳乐啊!百花前队长张佳乐!他就坐你那个位置!”


莫凡持续冷漠。


司机明白了:“哦你不玩荣耀。”


莫凡冷漠到底。


司机:“我也不玩。”


莫凡:“......”


司机:“但我看新闻。所以认识很多职业选手。”


莫凡终于搭话了,“我也知道一个。”


司机也看着后视镜里那张依旧冷漠的脸。


“谁?”


“叶修。”


“那是谁?”


“......”




莫凡也想知道。


那狗日的到底是谁。


不过不重要,他马上就是具尸体了。




再见k市。


再见爸妈。


再见,曾经和我坐过同一个位置的伟大的张佳乐选手。








 “要不住几天看看吧。”




看你妈。




莫凡很想骂出口。


然而他最终并没有骂出口,就像他并没有搞死君莫笑。




甚至,他还在兴欣住了下来。




按照计划,他现在应该沉到了西湖底。


而不是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在上林苑的床上,床头柜上居然还有不知道哪位好心人放的牛奶。




事情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?




莫凡翻来覆去,不得其解。




或许是因为,叶修那张脸看起来并没有君莫笑的系统脸那么可恨。


再或许,长途跋涉让他失去了复仇的力气。


或许他想到了那位伟大的张姓老乡。


又或许,兴欣桌面没来得及清理的瓜子壳,让他想到了他妈。




说到妈。




“妈,我。没买盐。嗯。我在h市......嗯......找了个工作......相对稳定......”